我们讲工作有三种境界,第一种境界,是工作。养活自己,每个月有人给你发工资,吃饱了,不会饿死。第二种境界是事业,我干了很大一番事儿,我帮助别人,我把一件从无到有的事做成了,我创造了就业,或者我怎么样。

读大学有什么用

  很高兴有机会到这里发言。组织论坛的同学几次跟我联系,都叮嘱我一定要生动幽默一些。(笑)我想生动的话,就先从题目开始。然后我报了一个题目叫做《责任有什么用?》。这题目听起来比较雷人,但是确实有感而发。

  

  我是教国际关系的老师,我们国际关系研究的核心问题是战争与和平问题。于是我就经常被问到有用和没用的事情。比如说我有一位研究生,她非常的能干,做事儿也很踏实,但是每次我们在做项目、做报告、写东西的时候,她有一个习惯,就是她会不停地说:“这些事跟我有什么关系啊!”。

  

  是啊,巴勒斯坦和以色列的冲突、中国和美国要建立新型大国关系,这些事情跟我们的生活相距非常遥远。而且,如果我们仔细一想的话,我们现在生活中有许多迫切的需求(都还有没得到满足)。比如说,我们学了战争与和平的这些问题,对我们找工作有什么帮助呢?

  

  今天我们找工作,其实跟古代的时候地主招长工是相似的——区别不大,对吧?站到面试官的面前,古代是说你会洗衣服吗?会。嗯那跟我走吧。你会做饭吗?会。那行。今天(这种问题)就变成了你会开车吗?会外语吗?或者你学会计的,你会不会做假账呢?(吱吱唔唔不好说),没关系没关系,缺人,你先来,回头慢慢教你。(笑)我们学国际关系的同学如果去参加这样的面试,找工作(的时候),该怎么说呢?别人问你会什么呢?我们的同学说:我的专长是战争与和平问题!这个时候面试官——用你们的话说——就只能“给跪了”,同学你还是到人民大会堂去试试吧!

  

  总之,像我们这个专业的同学很迷茫,总问我说:老师,我们工作都找不到,我们学这个有什么用?这个时候我觉得他们说得挺对的, 然后我就会跟他们说:确实没什么用。然后他们挺就高兴的,觉得遇到一个比较实在的老师。我的师道尊严又得到了提升。(笑)但是,并不是所有类似的话题都可以让师生关系这么融洽。因为这个话题我们再往下深入的话,矛盾就会凸显,我再不能通过说实话来让同学们满意了。因为你仔细想一想,你觉得国际关系这门学科没有用,那么在大学里面的人文社会科学这些学科,哪一门是有用的呢?文学、哲学、史学有用吗?政治学或者是社会学有用吗?当然,牛华勇院长在下面,有的同学说,经济学有用!天知道,经济学教材里面没有一个字是为了解决你个人的经济问题。所以说也不要轻易被牛院长骗去了。(笑)这就提出了一个问题:我们读大学有没有用?有的同学说你刚说的都是人文社会科学。文科就是没用,理工科有用。但是,前一段时间我读了一个故事,感触挺深的,是报上的一则新闻。陕西有一位农村里面的孩子,他考上了大学,是他们村里面唯一的一个大学生。他成绩很不错,到西安一个一本的大学选了一个很好的专业:通信工程。父亲非常自豪——一辈子的农民,非常自豪——于是他就跟着(去了)。儿子读书没有钱嘛,在农村里种地是不可能支撑起这个学费的。因此他就跟着他儿子到西安去打工。他儿子在西安读了四年的本科,这位父亲就在西安打了四年的工,把钱攒下来给儿子交学费。每天记日记,上面写着教子心得,全是励志的话,儿子以后你要为大用啦,我们家族就靠你怎么样发达啦。

  

  这个故事非常感人,就被一位纪录片的导演拍成了纪录片,叫《父亲》,在香港获奖了。故事到这里本来是一个很励志的故事。但是到后来,四年以后这位大学生毕业了,当记者在去深入采访这个故事的后续的时候,就发现他毕业以后不好找工作。最后他去了西北的一个地方。通信工程嘛,就是要去修那个通讯电缆,每个月的工资刚开始只有600还是800块钱,反正就是以百计数。而他们家里还有一个姐姐,初中毕业就辍学了。因为可能也要为了供弟弟上大学,就到深圳去打工,现在在深圳工厂里面已经一个月能赚3000多块钱。这个时候,记者就问那个伟大的父亲,那个农民的父亲,说您觉得读书还有用吗?读大学有用吗?这个父亲沉默了一会儿说,现在看来还真是没什么用。这就是理工科,也没什么用。(笑)我们抱着“有用”的态度来读大学,就发现这么一个问题。读完本科希望能找一个好工作,比别人都强,比别人初中或者高中去深圳打工强一些,对吧?但发现你不比别人赚钱多。于是我们就读研究生。研究生总比别人强一点儿吧?今天我们读研究生快毕业了,一看,还是不行。那怎么办?再往上看:博士?还是算了吧。(笑)这个时候就迷茫了。

  

  我把刚才西安的那个故事,在我们本科班上讲给同学们听。然后我就做了一个民意调查。我在课上经常做民意调查,一般来说投票率都很低——比日本大选还低。(笑)但是这次举手的人很多。我就问,我说你们觉得读大学有用吗?同意有用的举手?全班齐刷刷地都举了手。我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因为你知道,在课堂上做这种投票有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会发生。因此我为了确认一下,我又问:同意没有用的举手?真的没人举手!所以这是一个很科学的调查结果,(投票)全部都有效。

  

  当时我就说了一句:你们既然这样的话,我就来唱个反调吧!我说,读大学就是没用的。这个时候,下面的那个反应非常好玩。有一个女同学,我印象很深,她一般上课都坐前排,很认真。她就一下听到这句话,脸就涨红了,很生气。然后她就这样拍了一下桌子——她是那种很含蓄的女孩——拍了一下桌子,轻轻地拍了一下,然后说,那你别读啊!很小声地说,但是很气愤地说:那你别读啊!

  

  我看到这个反应后,就哈哈大笑,因为我心里非常开心。我很高兴,因为实际上你们在内心中可能意识到了一个问题,那就是读大学即使没有什么用,但是我还是要读。或者反过来说就更清楚了:我来读大学的原因,本来就不是因为它“有用”!如果你们想到这一步的话,就比较清晰了,对不对?。

  

  大家都知道复旦大学是我们国内最好的大学之一,复旦大学现在的校训——也不能叫校训吧——学校提倡的一种精神,叫什么呢?“自由而无用”。如果你们觉得复旦大学还不够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话,(笑)你们还可以去看看美国的常青藤大学。这些全世界最好的高校里面、最牛的专业,或者在这些高校里面最受欢迎的专业,全是那种我们看起来“无用”的专业。比如说你到耶鲁,可能读历史;到普林斯顿,读政治学——这能有什么用?但是,那就是培养世界上最精英人才的地方。

  

  所以说我前面讲了很多故事——主要是主办方要求我生动幽默——现在我来总结一下我的想法,就是其实人生分为两个维度,有用的维度和无用的维度。它就像一只鸟儿一样,是两个翅膀,缺了哪一个翅膀,都飞不高,而且会飞得很累。你们读研究生也一样。你为什么要读研究生呀?当然我的学生就告诉我说:我就是为了混个学位。这很好,这是有用的维度。

  

  那没用的维度呢?你拿到学位,只是你在三年以后的那一刻,你实现了这个有用的维度。但这三年的时间,你做什么?这三年的时间是你皮肤最好的三年,(笑)是你头脑最好的三年。你如果以“有用”的标准去要求的话,你在这儿就觉得慌了。你觉得我怎么天天在荒废?你就紧张,你就迷茫,你就乱。

  

  (其实),这三年就是你们无用的维度。无用同样是你们生命的一个维度。我说了它是两个翅膀,你只用一个翅膀你是飞不远的。有的同学太注重那个有用的维度。有用的维度说到本质上就是吃喝拉撒那点事情,就是养活你自己而已。

  

  有的同学不同意,说怎么(就只是)养活我自己呢?我有钱啊!我找了好工作,我赚了钱,我就买漂亮衣服,那个时候我得到了精神上的享受。但是大家都知道,像漂亮衣服这种精神上的享受,实在是稍纵即逝。凡是物质带来的精神享受都稍纵即逝。你穿件漂亮衣服是挺高兴的,(想着)我买的这衣服2000多、一万多或者怎么样。但你知道吗?一瞬间,很多小事就让能你的这种快乐立刻消失。比如说你回去看到你宿舍里面另外一个人也穿了(同样的衣服),你立刻觉得这种快乐消失了!对吧?(笑)那么反过来说,在无用的维度上能给你带来持久的幸福。比如说我们说到人的这种幸福感,都知道颜回。他被称为颜子,是孔子最喜欢的学生。说他有一句话,“一箪食,一瓢饮,(在陋巷),人不堪其忧,回不改其乐”。这种快乐是从根本上来的、难以磨灭的、没有人可以动摇的快乐。不管你有新衣服没新衣服,都很快乐。因此,无用的维度是你人生一种很重要的维度。知道你们现在为什么迷茫吗?就是因为你们太忽视了无用的维度。

  

  回到我们今天讲的主题:“责任有用吗?”责任当然属于没有用的那个维度。但是对于我们青年人来说,没有用的维度呢是很重要的一个维度。它可以给你带来真正的快乐。

  

  我们很羡慕有的有钱人,觉得他赚了钱。但如果你只用有用的角度,你无法理解他。你说像李嘉诚这种,(已经是)老头了对吧?那么有钱了,每天怎么还那么认真辛苦地工作啊?你看好多人,要什么有什么了,怎么还那么辛苦地工作?因为工作本身,它不只是因为有钱或者改善你的物质条件。我遇到一个企业家,他工作得很辛苦。我问他,你为什么那么辛苦得工作,你干嘛不去旅游啊?我觉得你太苦了。他说我要去旅游了,我剩下公司下面二十几个人怎么办?这个时候,他想的不再是自己,而是二十几个人,而是别人。你只有在为别人、为社会创造价值的时候,你才能带来真正的、成熟的自信。

  

  我们讲工作有三种境界,第一种境界,是工作。养活自己,每个月有人给你发工资,吃饱了,不会饿死。第二种境界是事业,我干了很大一番事儿,我帮助别人,我把一件从无到有的事做成了,我创造了就业,或者我怎么样。

  

  其实还有第三种境界,就是叫做责任了。比如说有的人,他可能就是街边一个扫地的清洁工,但是他很快乐,他很自豪自己这份职业。你要从“养活自己”来说,他很贫困、很清苦;你要从事业来说,他也谈不上什么事业。但是他为什么还能满足于自己这份工作,得到快乐呢?就是因为责任。他觉得,我不扫这个地,地就脏了;大家都脏,就会得“甲流”。(笑)工作的最高境界还是这第三种境界。这个时候你不管在做什么——你是像比尔盖茨一样,你还是一个清洁工——都可以有这第三种境界。

  

  同时,责任不但带来真正的自信和快乐,带来幸福、充实感,责任还给你带来魅力。比如之前我看了一个韩国的“国家形象片”,韩国是一个从发展中国家演变过来的,现在是个中等国家。那么在这样一个国家:以前很贫穷,经过自己的努力变好了。他的国家形象宣传片,按照我们的思路应该怎么做呢?我们的思路可能是:我以前很不好,但我现在已经很不错啦!你们千万别再觉得我穷啊或者怎么样的。对吧?而且我们有很多名人啊,金妍儿什么的。(这种思路可能)很好。但是我看了那个片,觉得立意更高——比我们现在习惯的这种思路立意更高。它里面的第一句话:n年前某个外国人到韩国说了,这是我在世界上见到的最没有希望的民族。这个开头好像跟我们刚才的那个思路是一样的。(到片子的)最后一句话——它中间有一个过程,我没时间讲了——最后一句话是说:我们韩国人相信我们能为人类变得更好、为世界变得更好做贡献。这中间讲的就是韩国人为世界做了什么贡献,而不是说我怎么改善我自己这个国家,让这个国家我从穷到富。

  

  我们讲全球化的责任,什么是全球化的责任?一个国家的形象怎样才能好?不是说你怎么把自己变好了——这当然是一部分。这是有用的维度。还有一部分就是:你能为别人做什么?你能为这个世界、为人类做什么?

  

  这是一个国家,到人也是一样的。国家是这样,个人也是这样:确实你的形象、你的魅力,是跟你有没有责任感、你靠不靠谱是有关系的。你即便出去相亲,人家也希望找一个靠谱的人啊,对不对?我们现在“剩男剩女”很多,研究生尤其严重,到了博士简直就成了一种痛了。(笑)为什么老是“剩下来”呢?是不是有可能是你的权利感太多了、责任感太少了?或者说你“要什么”想的太多了,你“能给什么”想得太少了。我前两天还指导了我的一个老同学(谈恋爱)。他跟我一样头发都快掉了一半了,却还没找到(女朋友)。我知道他现在追一个女孩,比较烦恼,约她出来看电影老不出来。(笑)我说,你换一种思路。这个女孩——其实人都一样——你别约她看电影,你给她寄两张电影票,然后留一封信,信里说:“我刚去看了《少年派的奇幻漂流》,我觉得这部电影很好,给你两张电影票,你找朋友一起去看看吧,会有收获的”。我只给你,我不要,你不用陪我去。(笑)这个时候,她没准就会觉得这人好靠谱,好感人啊,然后她就会给你打个电话说:“要不你陪我再看一次吧?”(笑)所以说不管是你内心的快乐还是你外在的魅力,你的格局、境界,都是跟你“无用”的这种责任、这种付出、贡献是有关系的。

  

  我(发言)的时间也到了。我每次讲完,好多同学说,我每次听你讲很有意思,但是一出门,一想他讲了什么?记不起来了。一个字都记不起来了。(笑)所以说,今天我决定总结一下(笑),提几点比较实在的建议。

  

  我知道大家现在都是在食堂喝着免费汤,然后仰望星空、思考战争与和平问题。用网上的话说,就是赚着卖白菜的钱操着卖白粉的心。(笑)但是我希望你们珍惜今天这个无用的时刻,好好思考一下超越你们生活的吃喝拉撒,超越于你们找工作、谈恋爱、结婚、生孩子、买房子、买车子、评职称或者升职或者怎么样,超越这些你们自己事情之外的东西。从现在开始,在这个时段,思考一下、关注一下一些(大的)问题,好好享受这种无用的生活;从现在开始,对一些大的东西进行思考,提升你思考这种事情的能力、这种情怀;关心别人和社会,不要只关心你自己。

  

  如果一旦有一天有机会,——也许大多数人都没这种机会——你在青年时候种下的这些种子就会生根发芽,你就会去改变这个社会,你会去推动这个社会的进步。这个社会的进步只是靠那些能够改变它的那些人来推动的,是靠那些——刚才领导也讲了——有志的人来推动的。

  

  另外,从最后来说,全球化对于中国的责任就是我们不但要改变自己——我们是一个不断在改变自己的国家——而且我们还要改变世界,要为人类做贡献。大家也可以思考思考:你未来可以在这项事业中贡献什么呢?

  

  我大概就是讲这么多。感谢大家到北外来参加这个会。外校来的同学中午可以到我们的食堂去吃个饭。我们(食堂)有地下一层,“豆花牛柳”非常有名。(笑)我们地下一层的窗户就开在天花板下面, 这个时候特别适合你们仰望星空。

  

回不去昨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