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正的舍得,不是放弃,而是勇于面对自己的选择,明白选择是自己的,和他人无关,更和他人的目光无关。真正的尊严,从来都是自己给自己的,别人给的,不叫尊严,充其量叫做虚荣。

捡矿泉水瓶的人

  走到小区下边,我就发现身后好像有人跟着我,不紧不慢。

  

  我下意识一回头,果然看到一个老奶奶,微微佝偻着身子,手里拿着一个袋子,里面装着各种矿泉水瓶。我忽然明白,原来老人家是看我手里的拿着的矿泉水,剩下不多,等着我扔瓶子。

  

  我就赶忙拧开瓶子,一仰头喝完剩下的水,并把瓶子递给了老人家。老人家干瘦枯树般的手结果瓶子,冲着我微微一笑,没有话语,我却从老人家眼睛里都到了感激,我也很感激。

  

  第一次遇到和捡矿泉水瓶有关的事是在高考结束的暑假,那时父亲在市里一个学校里做后勤维修,高考结束,我也过去了。

  

  说是后勤维修,仅仅是临时性质的,暑假里要把全校的桌椅全部翻修并刷漆。在校园里,每天很多社会上的人来学校锻炼,夏天天热,所以父亲有空就在学校垃圾桶旁边转悠,看到矿泉水瓶就捡起来,收集起来。

  

  我对父亲这一行为感到不屑,和他一起行走时,只要他去捡矿泉水瓶,我都下意识稍微远远躲开,怕被别人看到,被别人鄙视。

  

  暑假很快过完,学生们开学了。开学那天,有一个什么活动,所有的学生都集中在操场上,有学校领导在上边讲话。

  

  父亲却看到了机会,因为少说几千人,操场旁边的垃圾桶里肯定塞满了矿泉水瓶。这么想时,竟然看到了好几个老奶奶,带着麻袋站在操场边等待着,也是打算去捡矿泉水瓶。

  

  父亲一看就慌了,递给我一个袋子,非要让我和他一起去抢着捡瓶子。我心里自然非常厌烦,心想一个瓶子一毛钱都不值,却要放下尊严去捡,我做不到。

  

  活动刚结束,父亲就飞快跑过去捡瓶子了,我却站在原地,看着一个个学生从我身旁走过,似乎看到了我在高中活动后,也是这样走着回到教室。我是有抱负的年轻人,才不会为了一个破瓶子弯腰。

  

  所以我一直不理解父亲,父亲也一直不理解我。

  

  第二次遇到捡矿泉水瓶的事是在刚参加工作后的第一个十一。那年十一放假,第一次感觉思家如此强烈,没买到火车票,我就做汽车,汽车没有直达,我就绕道到另外一个小车站。

  

  长途汽车一路奔波,从下午四点开始,走着走着,天黑了,不知道到哪里了,困了,睡了。

  

  被司机叫醒时候,我从头到脚不舒服,到车站了,下车,一股寒意不由我打个冷颤。

  

  这是一个小车站,看下时间是凌晨三点半,第一次这么早在离家还很远的车站转悠,像流浪的人。

  

  我看到不远处有一个卖饭的摊位,露天的。我过去要了一碗牛肉汤,买了一瓶矿泉水。一口热汤下肚,说不尽的满足。

  

  这时看到不远处一个人弯腰在捡地上的矿泉水瓶,虽说捡,动作明显不利索,果然站起身是一位老奶奶。

  

  老人家拿着一个蛇皮袋,慢悠悠的在这里搜索着,看到有矿泉水瓶就走过去,站定,弯腰,捡起,丢进袋子。那袋子,至少有一半瓶子了,也不知道她几点开始的。

  

  也不知为何,那一刻我却想起父亲来,想起几年前我对父亲捡瓶子时,产生的鄙夷,竟有点不知所措。

  

  我尽快喝完汤,慢慢跟在老奶奶后边,从后边看着她,被岁月打弯的身子更显单薄。一阵微风吹过,她凌乱的白发随风跳着,似乎在对无情的岁月做着不服输的响应。

  

  这么早,老人家也不在家睡觉,在这么一个小破车站捡矿泉水瓶,不知道她真的缺这几个钱,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。无论什么原因,我却对她打心底一阵尊重。

  

  第三次遇到捡矿泉水瓶的事是在前不久一次活动上。

  

  周末受朋友邀请,参加了一次脑洞大开,创业者峰会。我纯粹是过去打发时间,也想看下所谓的创业精英们,会说些什么话。

  

  活动开始,第一个分享嘉宾看上去年轻,自信,充满力量。他手里拿着一个空的矿泉水瓶,放在台上。

  

  我心想,莫非他的经历,也和捡矿泉水瓶有关?

  

  果然,他说他是从大学校园,到处捡矿泉水瓶开始锻炼自己。他说大学时候,发现周围同学们,对校园里捡瓶子的阿姨们一阵鄙视。他就想借此,刚好锻炼下自己。

  

  从那开始,他专门在人多的地方转悠,看到地上或者垃圾桶里的矿泉水瓶,就走过去捡起,放进袋子里。这时候,周围很多同学都会好奇看着他的动作,有的偷偷笑着,有的不解,有的鄙视。

  

  刚开始时候,他的确感到后背发烫,但一段时间之后,他丝毫不在意别人怎么看了。捡瓶子,纯粹是捡而已,没有那么多的情感夹杂其中。

  

  最后,他说,那些看着我捡瓶子笑话我的人,将来注定是为我打工的。

  

  他的演讲,获得了雷鸣般的掌声,鼓掌的人里,我是最用力的。我又想到了父亲弯腰捡矿泉水瓶的样子,以及那次凌晨三点半在小车站,看到的老奶奶。

  

  一个空瓶子,只不过是简单捡起来而已,我之前竟然总把这个举动和尊严放在一起,把这个举动和别人会如何看到我夹杂一起,导致我不敢不愿不屑弯下腰,去捡起一个矿泉水瓶。

  

  其实都知道捡瓶子而已,没啥难度,人人可以做到。但是在大庭广众之下,一手拿个袋子,一手去捡瓶子,我们大家有几个人能做到。

  

  真正的舍得,不是放弃,而是勇于面对自己的选择,明白选择是自己的,和他人无关,更和他人的目光无关。真正的尊严,从来都是自己给自己的,别人给的,不叫尊严,充其量叫做虚荣。

  

  弯腰,捡起一个瓶子,说容易,很容易,说难,太难了,一切都在你心里怎么看自己。

  


回不去昨天